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葫芦岛房地产团购网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全讯网 >

(全讯网)葫芦岛2岁男童坐进开水盆烫坏下体

时间:2016-06-17 10:29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父母均智力残疾,80多岁的爷爷奶奶照顾着两岁的他和5岁的姐姐,57岁的三叔是家里唯一的劳动力,为了照顾整个家至今未婚 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,已经是上天对他的不公平。一个星期前,上天又给他开了另外一个玩笑:在智力残疾的母亲的追逐下,他坐进了滚烫的开
父母均智力残疾,80多岁的爷爷奶奶照顾着两岁的他和5岁的姐姐,57岁的三叔是家里唯一的劳动力,为了照顾整个家至今未婚……
 
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,已经是上天对他的不公平。一个星期前,上天又给他开了另外一个玩笑:在智力残疾的母亲的追逐下,他坐进了滚烫的开水盆,下体被严重烧伤,而因为家里没有钱,2岁的他在家硬挺了7天…
 
“这事怪我,都怪我……”6月15日,在葫芦岛市建昌县康复医院的病房外,57岁的陈文清佝偻着身体倚靠在墙角,眼泪从布满血丝的眼睛里滴下来。
 
病房内,刚满两岁的小明哭声穿透整个走廊,闻者揪心。医生在给他换药,大腿根部、臀部、下腹部,大片大片的皮肤脱落,血肉模糊,尤其是生殖器……
 
6月9日下午4时左右,葫芦岛市建昌县碱厂乡鸽子洞村一处简陋的平房里,80多岁的爷爷奶奶盘坐在炕上。由于孩子的父母均患有智力残疾不能照看孩子,年迈的老人每天都要拖着不便的身体照看小明和姐姐。
 
平时很少和孩子交流的妈妈这会儿正和小明满屋追着跑,穿着开裆裤和短袖的小明跑起来煞是可爱。
 
家里唯一的劳动力陈文清刚刚烧开一锅热水舀到盆里,他要给全家人洗衣服。洗衣粉不知道被塞进了哪个墙洞,陈文清四处翻着。突然,隔着模糊的窗玻璃,他看到小明被妈妈追到冒着热气的铁盆边。陈文清下意识地往屋里跑想去阻拦,可不等陈文清走到跟前,没站稳的小明一屁股坐进了滚烫的开水盆里,“我当时离着就七八米的距离,但那也来不及了,孩子一下就进去了。”
 
“当时孩子‘哇’的一声,我一下子蒙了,赶紧把孩子拉出来”,浑身冒着热气的小明被三叔拉了出来。陈文清赶紧给他脱去身上的衣服,滚烫的开水将小明稚嫩的皮肤烫得连同衣服一起脱落下来,“身上的皮全掉了,生殖器烫的最严重,全都黑了…”
 
“咋整,孩子烫这样,得赶紧往医院送”,陈文清抱着已经哭不出声的孩子疼得直掉泪,可是,再望望一贫如洗的家,他坐立难安,治病住院都得花钱,可这个家连100块钱也拿不出。
 
没有手机的陈文清放下孩子,跑到邻居家借钱。一家,再一家,一个小时后,揣着借来的1000块钱,小明被紧急送往当地医院。
 
“孩子伤势太严重了,必须得转往专业的烧烫伤医院,我们这儿治不了”,医生的婉拒让陈文清的心凉了半截,“这点儿钱能带孩子去哪儿看病,连住院费都不够…”
 
惦记着家里没人照顾的哥嫂和年迈父母,再看看手里所剩无几的钱,陈文清抱着孩子回家了。
 
当晚,血肉模糊的小明撕心裂肺地哭了一宿,“孩子躺都没法躺,屁股上没一块好地方,一个劲儿哭。”
 
第二天,小明的哭声越来越微弱,全身肿了起来,“身上都变色了,眼看孩子就要不行了……”
 
第三天,孩子发起了高烧,不吃不喝,整日昏睡……陈文清从村里卫生所买来烫伤膏,一遍遍给孩子抹,可似乎没起作用。
 
陈文清兄弟四个,他排行老三,小明的爸爸排行老大。大哥从小就智力低下,直到50多岁还没有成家。后来,经人介绍娶了同样智力低下又是聋哑人的嫂子。
 
5年前,两人生下了大女儿,3年前又生下了小明。虽然已经5岁的女儿既不会说话,也不会和人沟通,但一家人总算有了欢笑。小明虽然也不会说话,却精神得很,“眼珠子滴溜滴溜转,又懂事,可精了。”
 
一家人老的老小的小,陈文清成了家里唯一的劳动力,“平时我得出去打工,给全家人挣吃喝钱,孩子爷爷奶奶照看,我在家的时候就是我看孩子,老人毕竟岁数太大了,身体又不好,自己都顾不上自己。”智力残疾的嫂子常常在外面游荡,从来不管孩子,哥哥的精神状态也时好时坏,勉强能自理。
 
为了照顾这特殊的一家,已经57岁的陈文清始终没有成家,“我成了家这俩孩子谁管,我就是出去要饭,也得先给孩子要一口。”陈文清一家人在村里是出了名的困难家庭,没有人愿意嫁进这个家。
 
一家人靠着陈文清打工挣来的钱和几亩薄地糊口,日子艰难地过着。陈文清最担心的就是孩子生病,“我一个大老爷们,也不太会照顾孩子,孩子一生病我就慌”,每次小明半夜发烧,都往陈文清怀里拱,他知道,孩子最需要的是父爱和母爱,可是生在这样一个家庭里,他能得到的太少了。
 
去年冬天,由于家里窗户透风,俩孩子都感冒了,两个老人又都患有高血压,陈文清一个人既要给俩孩子喂药,又要照顾两位老人,还要看着到处乱跑的哥嫂,他瘦得脸凹了进去。
 
“希望爱心人士能帮帮这个年仅两岁的孩子,两位80多岁的老人,抚养着两个孩子,还得去管两个不健全的父母,希望大家能扩散消息,能帮助这个可怜的孩子,救他一命。可怜的孩子现在整个下半身像要烂掉一样,现在一直都在高烧不退……”
 
6月14日,小明二叔家的堂姐陈影从外地回老家探亲,看到小明的那一刻,陈影几乎昏倒过去,“我当天就听说孩子烫着了,后来一听在家养着,没想到这么严重,孩子怎么能烫成这样…”
 
陈影记得,每次回家她都要给弟弟妹妹买一堆好吃的、玩具和衣服,虽然俩孩子不会说话,但每次都笑得很开心,尤其是小明,总围着她转,“小弟精着呢,虽然不会叫姐姐,但跟我亲着呢。”
 
雪上加霜的是,年迈的爷爷奶奶由于过度担心孩子的病情,生病住进了医院,“老人岁数太大了,身体本来就不太好,现在都在医院打滴流呢。”
 
陈影唯一的想法就是给小明筹钱去医院治疗,于是便有了朋友圈里这条让人心疼的求助信息,“当时也是走投无路了,我们家里的条件太差了,实在拿不出钱给孩子看病。”
 
朋友圈里的照片上,小明血肉模糊的伤口让人揪心,也让每一个看到的人忍不住转发。让陈影没想到的是,半天的工夫,她就收到了100多个红包,“很多我不认识的人给我发红包,还留言鼓励我弟弟,我真的没想到会得到这么多关注。”
 
陈影连夜整理了给弟弟捐款的名单,捐款累积到了18000多元。陈影赶紧将弟弟送往了建昌康复医院治疗,“孩子这两天在家就是硬挺,连吃的药都没有,只有一管抹的药。”
 
由于病情被耽误,小明发起了高烧,“应该是感染了,不然不能发烧,得赶紧送孩子去医院”,陈影说。
 
去医院的路上,小明好像从三叔暂时舒展的额头上看到了希望,他不哭也不闹,“孩子懂事,只有医生检查伤口时才哭两声,那是因为太疼了,平时都不哭。”
 
求助信息被迅速扩散,捐款也从全国各地汇集而来。昨日,一些网友还专程赶到医院看望小明,“我们工资也不多,这是我们的一点儿心意”,在医院走廊里,十几名穿着工作服的大姐递上了手里的捐款,“我们是饭店的服务员,收入有限,孩子太可怜了,能帮一点是一点。”
 
为了鼓励孩子,网友们还给小明起了个新名字,叫“小希望”,“很多人不知道孩子的真实姓名,就叫他小希望吧,希望他充满希望,早日康复”,网友们在网上留言。
 
两天时间,捐款已经累积到了数十万元,“初步的治疗费用已经筹够了,真是太感谢大家了,如果没有你们这些好心人,弟弟真的不知道能挺到什么时候。”
 
经过专家会诊,小明的烫伤为二度重伤,烫伤最严重的部位为生殖器,“医生说,孩子暂时没有生命危险,病情也比想象中的乐观,暂时不需要手术,但是还需要进一步检查和治疗”,陈影介绍,她计划带小明来沈阳做进一步治疗。

本文来源:全讯网http://www.hldtfw.com/qxw/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